□时言平

来论

时言平

  2013年,从中央到地方各项规定、禁令不断,因此被公务员[微博]称为“禁令年”。近日,有媒体就“中央禁令对公务员影响”,在中国东部、中部、西部三个地区随机抽取了100位公务员进行调查。结果显示,有92位表示工资外收入减少,八成以上的公务员表示八项规定后吃喝少了,有93位受访者还表示“公务员不好当”。(1月9日《新京报》)

昨日,“国考”开考。数据显示,今年全国共有152万人通过此次国考报名资格审查,最热岗位竞争比达7192:1。而今年的计划招录岗位有2万个,意味着有150万考生将成为这场“铁饭碗”竞逐战的“炮灰”。

继中青报冰点特稿记录“卡在机关里的年轻人”的困惑之后,近日的《第一财经(微博)日报》报道了基层聘任制公务员[微博]生存状态自述。深圳一名聘任制公务员称,庆幸自己闯关成功的同时,却后悔当初的选择。原因在于,虽然一只脚踏进了体制内,整体待遇仍有落差。

  回顾往年,无论是临近春节还是其他节日,自从流行网上晒福利以来,体制内的高福利往往引来公众的各种羡慕嫉妒恨,并且加剧社会的不公感。而现在,身处公平焦虑中的民众,终于听到了“公务员不好当”的哀叹。欣慰之余,仿佛让人看到:限制特权的各种禁令产生了效力,萦绕权力生态的各种浑浊之气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涤清。

乌泱泱的“国考”大军,成为年度性的奇特风景。构成这道风景的成因有很多,要么是志趣理想和职业选择使然,要么是就业困境的倒逼。但这些原因,恐怕难以掩藏年轻人对体制庇护的渴望,以及对权力红利的贪恋和想象。

从顺应现实的明朗选择,到面对环境改变的彷徨,这样的心理落差,并不会仅仅体现在这名深圳公务员身上,也不仅仅只是体现在聘任制公务员这个群体中,随着权力被规制、权力红利的消失,这样的彷徨心态,或将弥漫到很大一部分公务员群体,而这样的怨念,也势必变得愈发浓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