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日前从深圳市总工会获悉,其曾主持的一项“深圳新生代农民工生存状况调查”显示:深圳新生代农民工大多数没有务农经历,一年也难得回一趟农村,渴望城市生活,对未来充满信心。农村回不去,城市又难以融入,不少外来务工群体都存在身份认同危机。(7月6日《南方都市报》)

近千万外来务工群体在为深圳的发展注入活力的同时,也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记者日前从深圳市总工会获悉,其曾主持的一项“深圳新生代农民工生存状况调查”显示:深圳新生代农民工大多数没有务农经历,一年也难得回一趟农村,渴望城市生活,对未来充满信心。农村回不去,城市又难以融入,不少外来务工群体都存在身份认同危机。(7月6日《南方都市报》)

近千万外来务工群体在为深圳的发展注入活力的同时,也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记者日前从深圳市总工会获悉,其曾主持的一项“深圳新生代农民工生存状况调查”显示:深圳新生代农民工大多数没有务农经历,一年也难得回一趟农村,渴望城市生活,对未来充满信心。农村回不去,城市又难以融入,不少外来务工群体都存在身份认同危机。(7月6日《南方都市报》)

之所以,新生代农民工会被视作一个特殊的世代、特殊的群体,显然是因为与生俱来的“冲突性”。这突出表现为,他们身上所演绎的,“自我设定”与“社会设定”的严重背离。从认知习惯、消费偏好、内在期许等角度来看,新生代农民工都展现出极强的城市化、市民化倾向;然而,就“身份划分”而言,他们本质上却仍属于农民,最终归宿也只能是农村——这其中显而易见的矛盾性,构成了最鲜明的社群标签。

新时代农民工的“深圳故事”,似乎越来越成为一种典型样本,用以满足全社会关于这一群体的好奇与想象。于此,即便有了最新的抽样调查,但依然没能提供有新意的结论。诸如“务农经历贫乏”,“城市难融入,农村回不去”一类的判断,只是又一次的复述而已……这或许表明,我们关于“新生代农民工”的观察,真正或缺的,其实是解决问题的可行路径。

新时代农民工的“深圳故事”,似乎越来越成为一种典型样本,用以满足全社会关于这一群体的好奇与想象。于此,即便有了最新的抽样调查,但依然没能提供有新意的结论。诸如“务农经历贫乏”,“城市难融入,农村回不去”一类的判断,只是又一次的复述而已……这或许表明,我们关于“新生代农民工”的观察,真正或缺的,其实是解决问题的可行路径。

另一个必须正视的现实是,新生代农民工并无太多表达诉求、实现意志的“自觉”与能量。于是乎,他们身上的“冲突性”,更多是内化的、无攻击性的,且往往表现为自我的压抑、焦虑和紧张感。所谓的身份认同危机,以及“不知前路在何方”式的慨叹,很多时候恰是根源于此。可以预见的是,倘若缺乏宏观层面的、有针对性的政策引导,普遍迷惘的“新农民工”,终将无法打破自己的宿命。

新生代农民工,之所以会被视作一个特殊的群体,显然是因为与生俱来的“冲突性”。这突出表现为,他们社会角色的“自我设定”与“社会设定”的严重背离。从认知习惯、消费偏好、产业分工、内在期许等等角度来看,新时代农民工都展现出极强的城市化、市民化倾向;然而,就“身份划分”而言,他们本质上却仍属于农民,最终归宿也只能是农村——这其中显而易见的矛盾性,构成了“新生代农民工”最鲜明的社群标签。

新生代农民工,之所以会被视作一个特殊的群体,显然是因为与生俱来的“冲突性”。这突出表现为,他们社会角色的“自我设定”与“社会设定”的严重背离。从认知习惯、消费偏好、产业分工、内在期许等等角度来看,新时代农民工都展现出极强的城市化、市民化倾向;然而,就“身份划分”而言,他们本质上却仍属于农民,最终归宿也只能是农村——这其中显而易见的矛盾性,构成了“新生代农民工”最鲜明的社群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