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侨网7月31日电
据澳大利亚《星岛日报》报道,澳大利亚新州超过三分之一新生婴儿的母亲都在海外出生,特别是中国及印度,比例在10年间跃升33%。

中新网4月4日电
据澳洲网报道,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居住在澳大利亚的700多万海外移民中,有65.1万中国人,占总人数的2.6%,在所有国家中排名第二。同时,学生和临时签证持有者人数的激增,将推动2019年的赴澳海外移民人数,升至接近历史高点。莫里森政府计划将永久移民名额削减至16万人,以缓解城市拥堵的计划,引发了人们的质疑。

图片 1图片 2

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显示,由2006年起10年间,每年38.2%在新州出生的婴儿,其母亲是移民,最多来自中国及印度。母亲在澳大利亚土生土长的婴儿数目,则由2011年的6万5923名跌近一成,至2016年新低的5万9348名。

赴澳中国移民人数排第二

7月13日电
澳洲新闻网近日刊文称,人口普查显示,澳大利亚在2016年达到“临界点”,只有略高于一半的居民拥有两名出生于澳大利亚的父母。2016年,澳大利亚四分之一以上的人口出生在海外,大部分海外出生的人口来自亚洲而不是欧洲。

图片 3资料图片:新生儿。

据报道,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最新数据表明,2018年居住在澳大利亚的海外总移民中,有近100万人出生在英国,占澳总人口的4%,在各国中排名第一。紧随其后的是中国,其余依次为印度、新西兰、菲律宾、越南、南非、意大利、马来西亚和苏格兰。统计还发现,澳大利亚有近30%的人口来自海外移民。

图片 4资料图:悉尼。

在这10年间,印度母亲在澳诞下的婴儿急增236%,中国母亲的婴儿则增加159%。同期,母亲来自新西兰及英国的婴儿出生率下跌。

对此,澳大利亚统计局移民统计助理主管斯科特(Neil
Scott)表示,虽然英国人在澳的比例仍然很高,但英国移民人数已经从100万以上的峰值有所下降。同时,这也印证了澳大利亚的多元文化社会,是由出生在世界各地的移民所组成。他说:“尽管近1800万澳人出生在本土,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社会在文化上将越来越多样化。”

文章摘编如下:

此外,数据显示,西澳41%的母亲在海外出生。国会西澳选区自由党参议员Dean
Smith向同僚施压,促请参议院对各州地输入移民的情况进行一年的调查。

此外,澳大利亚民族社区委员会首席执行官哈法吉(Mohammad
Al-Khafaji)在接受采访时称,这些移民数字,与极右翼反移民组织和评论人士的说法背道而驰。他们对来自中东的移民持高度批评的态度。但事实上,中东国家甚至没有进入排名前10。对此,哈法吉强调称,所有赴澳移民,无论来自何方,都帮助建设了澳大利亚,并继续为社会发展做出巨大贡献。

在2016年人口普查中,双亲都在澳大利亚出生的人口只占50.7%,是长期以来的最低点,比2011年的54%和2006年的57%进一步下降。

自1975年出现相关纪录直至2006年,海外出生的母亲人数只增加12%。社会学分析师卓克(David
Chalke)称,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正流失年轻的欧裔白人(Anglo-Saxon)女性,而非被非英语背景的女性“取代”。

移民增长速度超出预期

2016年,澳大利亚四分之一以上的人口出生在海外(从24.6%提高至26.3%),大部分海外出生的人口来自亚洲而不是欧洲。这是史上第一次亚洲移民超过欧洲移民。来自中国、印度、菲律宾、越南和马来西亚的居民,已经超过了来自英国、新西兰和欧洲大陆等传统移民出生地的居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