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看央视曲向东主持的《大家》节目中采访季羡林的画面,季老说:“我不反对出国留学,出去多看一看,才知道自己的优点在哪里,没比较就没判断,没判断就没有决策,没决策就没有效果。所以出去多走一走看一看听一听感觉感觉是个好事,但我最厌恶出国不回来,出去就忘了培养自己的祖国,就忘了怎么想办法尽早学成回国报效祖国。”

其中,对我触动最深的一点便是: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改革开放初期,很多中国人渴望走出国门。虽然1981年我国自费出国留学的政策已经放开,托福考试也开始进入中国,但由于当时中国家庭普遍收入较低,再加上社会观念的盲区、信息不对称,很多人托福成绩并不好,出国手续又非常复杂,能够自费出去留学的几乎是凤毛麟角。因此,从1978年至1985年中国自费留学政策趋于完善之前,中国的留学仍属于精英留学,以公派留学英美国家为主。

  人的成熟也许需要一辈子,人的良知也许需要不断地提醒,就算是很多家喻户晓大名鼎鼎的文化老人不也是在以儿女国外定居发展而得意自豪吗?

-END-

  2000年至今:“镀金+竞争型”大众化留学

本文选自《徐大伟》的博客,点击查看博客原文

而我们这个社会呢?高中分文理科,有多少学生明明喜欢文科,却违背心愿,填了学校师资力量雄厚,将来专业更好的理科(比如我);高考填专业,不是看兴趣爱好,而是根据是否能找到工作,是否赚钱多为参考;工作后,今天看房地产赚钱,转眼大家都去干房地产;明天看金融、保险赚钱,大家又都去做贷款、卖保险;下载个简书,本想安安静静的以我笔写我心,却发现某某成网红,又签约又开课,于是沉溺于“投机取巧”,又沉静不下来读书了……久而久之,逐渐遗忘了初心,只留下浮躁,到头来终将一事无成。

  1985年至1999年:“谋生型”跟风留学

  是不是这些文化老人还不够老,不够对自己的国家充满感情,还是这是一个社会现象?无论是在飞机上还是在火车上,总是会碰上出国送孩子上学的家长,准备出国看孩子的老人或正在办签证出国留学的同学,总是很多,尽管我目前手头上没有每年出国留学学生的数量统计,但我估计每年出国的学生人数都在快速递增,现在又是一个出国留学的高峰期,看着一批又一批才子才女们纷纷飞离祖国出国深造,而回国发展的却始终没有想象中的多。我始终有话说却又感觉说了也白说。

带着这些不成体系的了解,我翻开了这本书。就犹如他在书中说的那样,“我写自传,只写事实”,“我这里只有Wahrheit,而无Dichtung”,季老用平实简洁,却又不乏优美生动、活泼幽默的语言,让我们看到了那个年代留学之路的真实摸样,书中也多处引用他日记中的内容,使得当时的情景和心境更为真切!

  1985年国务院下发《关于自费出国留学的暂行规定》,提出“自费出国留学是培养人才的一条渠道,也是贯彻对外开放政策、引进国外智力的一个方面。国家对自费出国留学人员在政治上与公费出国留学人员一视同仁”,进一步完善了自费留学政策。

  有人说你这是狭隘的民族主义,在美国发展也是为人类做贡献,为什么非要回国发展?假如按照这个逻辑来说,那回国不也是为人类做贡献嘛?难道只有美国人是人类?再说,祖国是你的母亲,这片土地生了你养了你,难道你不能回报她一点吗?还有人会说:美国的条件好,待遇高,环境棒,为什么不能留在更适合自己发展,让自己生活更好的地方呢?其实,我没说不行,也没说不可以,我是说就是因为大家都这样说都这样做,都出国长本事了长见识了,看不上祖国了,不愿意回来做贡献了,所以祖国才发展得没你想象中的尽善尽美,所以才与西方国家有差距,假如,大家都这么想,都想办法出国然后不回国了,那么,我们的祖国怎么办?怎样振兴中华?

书的开篇“留学热”中,季老描述的情况跟今天是何等相似:“毕业即失业”,“要努力抢一只饭碗”,在今天又何尝不是名言;一个大学毕业生,如果没有后门,照样找不到工作,也就是照样抢不到一只饭碗;出国可以“镀金”,回国便会身价百倍,成为“抢手货”……

  未来30年留学生将持续上升

  季老的话也让我想到了前些日子看的一本采访一些文化老人的书,这些文化老人在谈到自己的孩子时,大多数都说,我的儿子在美国学管理,现在在美国某某大公司任职,我的女儿在加拿大当教授,我的孙子刚结婚,找了一个韩国媳妇,目前在英国定居。看文字听口气,个个文化老人都好像很有面子很荣幸,看我的儿女子孙们多有出息,各个都出国了,各个都在国外定居发展。看了我就很心酸。

所以,一个在保险公司当总经理的清华老学长,再三劝他到德国后学保险,因为将来回国,饭碗决不成问题,他虽然觉得很有诱惑力,但却认为同他的愿望完全相违!即使,那是一只金饭碗,也完全没有动摇他的初心。就像他说的那样,“我虽向无大志,可是对作官、
经商,却决无兴趣,对发财也无追求。”

  建国初期,由于来自西方的封锁压力比较大,当时中国人前往留学的主要国家是“老大哥”苏联和东欧一些国家,其他的还有法国和英国。据了解,建国初期到文化大革命结束前后(1949年-1977年),国家公派留学生大概1万多人次。这批留学生称得上是新中国的留学前辈,在国外所学的学科也是当时我国紧缺的。他们学成归国后,为我国建国初期的经济、军事、国防的发展贡献了巨大力量。

  所以说,现在这个出国不归国的风气很不好,问题很严重,现象很普遍,已经发展到一个大家见怪不怪,甚至已经不见怪,而以此为荣的地步了,这样下去,就太可怕太可悲了。

初到哥廷根大学,他只知道自己对学习古代文字感兴趣,但究竟要学习哪一种古文字,并不清楚。有朋友劝他学习希腊文和拉丁文,因为那是当时祖国所需要的。也有朋友劝他只读希腊文,如果兼读拉丁文,两年时间来不及。

  一直以来,“留学生”这个群体对中国人来说是头顶光环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有不少年轻人近乎痴狂地背诵单词,就是为了能抓住有限的机会走出国门,成为留学生。如今,留学行业空前火暴,上百万的海外留学生及每年几十万的准留学生,造就了留学市场的一片繁荣。从建国初到如今整整60年的时间里,中国几代人的留学观发生了巨大变化,虽然每一代留学生都受其特定的历史环境影响而各具特色,但不可否认的是,回到祖国的他们,通过其思想、言论和行为,为中国社会方方面面的发展注入了新鲜空气,也一步步推动和影响着中国的发展。

  听了季老的话,特别是他用了一个“厌恶”来形容自己有多讨厌出国不回来的人,对我的震动很大,心想就从这句话开始慢慢一点一点继承季老留给我们的宝贵的文化遗产吧。

图片源自网络

  建国初期,留学基本是公派

  一代文化大师季羡林先生走了。但他的思想、智慧、学识、文章、品德、精神却留了下来。这是大师留给全人类的遗产。每个人都有了选择的权利,你可以选择继承,也可以选择放弃。

这大概是未读这本书之前,我对季老所有的了解。

  张旭对记者说,虽然各个阶段留学生的状态都不同,对国家的回报率也不一样,但我国“走出去,欢迎回来”的留学方针是行在当代、功在千秋的事业。越来越多的人走出去,对国家的经济发展、教育振兴等领域起到储备新鲜血液的作用。如果老一代留学生出去学的是“认识造枪炮的工具”,那么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留学生则是在“学习造枪炮的技术”,现在的留学生已经深入到了制度、文化、法律等领域,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将推动社会向前发展。这是一个滴水穿石的过程。只有更多的人走出去走回来,我们的眼界才会越来越开阔,中国才会更强大。储旦认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已经形成“学习无国界”的理念,从当前的留学形式看,我国的留学市场依然一片繁荣,留学专业人士普遍认为,未来30年,中国的留学市场将持续呈上升态势,有更多人要经历“准留学生-留学生-归国-创业-成功”的历程。

最近,在Kindle上看到他的《留德十年》的这本书,才知道他原来在德国留学过,而且一去竟是十年!

  张旭还向记者介绍道,以留美学生为例,当代中国的一些留学生已经完成了“洗盘子换读书-争取奖学金-自费-为美国大学捐款”4个历程的演变。从1997年开始,美国逐渐意识到中国留学人员对美国发展的重要性,开始给中国学生全额奖学金,起初只是在基础科学领域,后来扩展到生命科学,1999年很多文科开始能拿到全额奖学金。2001年张旭去美国读书时,所选的政治经济学专业就有全额奖学金,“我开玩笑说,我们用美国人的钱读书,当时周围的中国留学生没有再靠洗碗交学费的。今年,商学院这样的热门学科都能拿到全额奖学金,过去像社科类的,如法学院、商学院毕业后能赚大钱的专业几乎不发奖学金,给奖学金的基本是比较冷的专业。奖学金的扩大也是美国挽留人才的要求”。张旭说,目前中国人在美国大学的捐款也在增多,这些捐款人很多是在耶鲁大学等美国著名大学留学后回国的企业家,他们捐款一是为了回报母校,二是为了给更多中国留学生创造更好的条件。

在走过一些弯路后,他回归到了梵文。因为,在未出国前,他就曾动过学习的念头,只是当时国内没有人教梵文,所以愿望没能实现。为什么出了国,反而忘记初心呢?

  厦门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周宁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对于祖国发展来说,留学生“走出去”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学成归来”。虽然每一代留学生受时代影响在“走出去”和“走回来”的选择上各有特点,但整体来说,每一代的留学生都以各自的方式为中国的发展和全球化进程做出了贡献。改革开放初期的精英留学生学成归国可能滞后了20年,没有立即对当时的经济、科技和文化发展起到重大作用,但他们开辟了一条留学之路,使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开始逐步与西方接轨。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第二代留学生随着改革开放的继续,获得了更多留学机会,这一代人接受的是真正的“学历”教育,专业教育的因素增多,随着这一批人不断回国,他们对国家发展的贡献将会在今后二三十年内逐渐增大。周宁认为,“留学生是实践者,是知识和技能的体验者,在中国全球化进程中,绝对起到了先锋作用”。

相关文章